张恩迪委员: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推进外商投资领域改革

张恩迪委员: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推进外商投资领域改革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推动外贸外资平稳发展,其中还提到“积极利用外资。深入实施外资准入负面清单,落实好外资企业国民待遇。扩大鼓励外商投资范围,支持外资加大中高端制造、研发、现代服务等领域和中西部、东北地区投资”。

全国政协委员、市政协副主席张恩迪认为,2020年生效的《外商投资法》及其《实施条例》使我国投资领域的高水平开放又向前迈出重要一步。在RCEP及中欧CAI框架下,我国对自由化、便利化、促进和保护四个方面的投资规则进行了整合与升级。不过,目前外商投资领域还存在一些制度性“堵点”阻碍了外资企业对华投资的扩大,需要进行更深入、系统化的改革。

“我国仍在投资领域对境内和境外投资进行区分。”张恩迪说,《外商投资法》及其《实施条例》在主要投资领域采用国民待遇原则,但是在实践中,我国仍因公司的所有权结构或投资者的国籍而对其采用不同的监管措施,特别是在政府补助、土地供应、融资、政府采购领域,常出现封闭招标等形式偏向本国企业,部分行业仍然仅允许国有企业进入。

张恩迪说,现有关于外商投资制度中的某些法律尚未清理或修订。比如,虽然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的持股比例上限限制已于2018年取消,但仍有严格的注册牌照要求——金融机构每次仅可在一个省申请牌照,审批过程耗时可能长达一年。此外,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规则虽然一直在完善,但是与国际高标准的知识产权保护规则如CPTPP中的条款相比,仍存在差距。

张恩迪建议,加速废除阻碍外商投资的直接或间接壁垒。继续探索部分外商投资禁止领域开放,取消部分领域外资准入限制。保障外资平等使用各种资源,争取使之可以与国有企业以近似的优惠条件使用金融等资源。“要减少非商业援助,实现竞争中性。”张恩迪说,要继续提高公共资源分配的公平性与透明度,探索支持境外企业参与非敏感领域的政府采购制度。

张恩迪建议,继续探索实施全国版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在RCEP服务贸易正面清单基础上,参考上海、海南自贸区(港)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探索实施全国版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制度。扩大新金融服务开放,实现金融监管一致性。同时,建立与高标准国际规则近似的从严保护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