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推开窗,就能拥抱春天

愿你推开窗,就能拥抱春天

copyright三剑客 题图/大唐

1

中学时代,听语文老师讲过一个故事,仍记忆犹新。

故事发生在早春的巴黎,一位盲人在街上乞讨,身上挂着一个牌子,写道:“自幼失明,沿街乞讨”,可他手上的那个破盒子却空空如也,没人愿意解囊帮助他。

这时,著名诗人拜伦路过看见这一幕,便在盲人的牌子上写上了一句话:“春天来了,可是我却看不见”。

下午拜伦再次路过时,看见盲人的盒子里已收获丰厚。

那时候,语文老师是想借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文字的魅力是无穷的,仅仅是短短的一段文字,就能给人带来无尽的想象空间,无声的力量。

可此时,我之所以想起这个故事,完全不是臣服于文字的魅力,而是因为这个故事里提到的“春天”,那个盲人无法看见的“春天”。

2

换作从前的任何一个春天,跳入我脑海的,大概都是“寒雪梅中尽,春风柳上归”;“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那样的美好诗句。因为那都是真正的万物复苏,春暖花开,欣欣向荣。

而不像眼前这个春天,让人被一层介于压抑和悲伤,冰凉和沉重的阴霾所笼罩。

疫情反扑,俄乌开战,客机坠毁,仿佛灿亮的生命之岛四周,日夜翻涌着死亡之海的无尽的歌曲。有人被整日整日隔离在没有春天的房间,有人为奔赴一场春日里的邀约却再也无法抵达终点站。

而此时的大多数人都一样,或在南方的雨里,或在北方的风里,无声地在心底感叹:原来真正的离别,没有桃花潭水,没有长亭古道,只不过是在同样洒满阳光的早晨,有的人停留在了昨天。

明明触手可及的春天,怎么突然就成了“遥不可及”的代名词?

3

都说春分时节,春水初生,春林初盛。

是的,即使身处北方,也能真切地感受到春天已在窗外试探,因为拂过指间的风真的已不一样了。好像就在一夜之间,风就变得温润轻柔起来。

不再凛冽,残暴。而阳光也如约穿破云层,倾泻而下,撒在每一个透过口罩用力呼吸的笑颜上。你知道的,这个时节的阳光也如春风一般令人感激,照在身上,如同被爱人拥抱,分外温柔。

所以,谁不想要张开双臂拥抱这样的春天呢?

可就是在这春意款款的大好时光,那耳不忍闻的消息却纷至沓来。那么多个活生生的生命,永失春天。

平日里并不太爱关注社会新闻动态,近日却忍不住不停地翻看着最新消息。如果世界上真的有奇迹,惟愿能在这个春天里发生一次。

我知道感性在事实面前毫无价值,也压根不愿从中汲取出什么生活的意义。因为苦难真真切切地摆在所有人眼前,不是几个形容词,几段堆砌的文字就能被美化成鸡汤或道理。

可它仍旧提醒着我们,这好似无趣而漫长的生活,随时都可能戛然而止。

4

春天,原来不会等待所有人。有网友说,如果幸福太难,那祝你快乐,如果快乐也不容易,那便祝你健康和平安。

正如杨绛先生说,“人间不会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夹杂着烦恼和忧虑,人间也没有永远”。可我们总以为会来日方长,却忘了世事无常,忘了没有如果和永远。所以比起快乐,健康和平安同样是奢侈的。

而我以为,能够抗衡这人世间的无常与意外的,无疑是将每一天的生命都充分燃烧。在爱中去爱,在生活中去生活,沉浸,投入,不搪塞,不逃避。

哪怕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超级英雄,没有奇迹,也愿意执着而热烈地去相信某种相信的力量。

相信以集体的力量,可以战胜疫情这场漫长的战役;相信万物皆有灵性,逝去的生命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存在;相信爱不是所有问题的答案,但爱能解决大多数问题;相信万众期盼的春天,不会辜负每一双灼热的双眼。

因为一个愿意去相信的人,本身更容易感受到幸福。

5

最后想分享罗翔老师的一席话:

“每当我对世事忧心忡忡,但却心有不逮,就有一种声音提醒我:更多地爱你的家人、邻舍,做好你当下的工作,对你遇到的每一个人传递善意和祝福。不要抱怨,不要放纵,更不要陷入绝望。”

我们都没有超能力,无法提前预判灾难,更无法替当事人抹平灾难带来的痛苦。所以只能祈祷,祈祷留在昨日的人,没有太多的遗憾。

祈祷远方的你,家人围坐,灯火可亲。

祈祷所有人,推开窗,就能拥抱一个春天。

■有需要咨询问题,欢迎关注三剑客公众号,进入后台留言,我们将不定期回复

评论已关闭。